破除“暗网”的迷思

技术先驱们对互联网自由的追求,从互联网刚诞生不久后就开始了。1981 年,密码学家 David Chaum 就设计了匿名电子邮件系统,几年后又在论文中描绘了匿名电子货币交易系统的蓝图,宣称这“将使老大哥过时”。三年后,Timothy C. May 表示,正如印刷术削弱、改变了中世纪公会格局和社会权力结构,密码学也会起到相同的作用。一个小小的铁丝网,使得在美国西部圈地建设大面积农场和牧场成为可能,而密码学这个小小的数学分支,也会成为一把锋利的剪刀,剥除围绕着“知识产权”的铁丝网。时至 1993 年,伯克利学者 Eric Hughes 进一步补充了基本理念:我们不能指望政府、公司或其他没有面孔的巨大机构能大发慈悲地把隐私权赐予我们,如果我们还指望拥有隐私的话,我们就必须站出来保卫它。

如今我们看到的匿名网络技术就是这些黑客们前仆后继的努力成果。可惜的是,他们多年的心血在过去的短短几年之内,就遭到了严重的扭曲,摇身变成了媒体所述的”暗网“。虽然丝绸之路对其应该部分负责,但是主要还是应该归功于那些荒诞不经的都市传说,它们由于颇具戏剧性和神秘色彩,广泛在社交网络和一知半解的主题媒体上传播。它们会告诉你,人们所知的整个互联网只是其中的 5%,而有超过 95% 的内容都位于“深网”和“暗网”。那么其中都有什么人参与呢?据称,有秘密社团、黑手党、人体实验、违禁药物、人口拐卖,还隐藏着什么惊天阴谋。今天 darknet, 明天 darkweb,后来 deepweb,总之就是各种 buzzword,而“互联网安全”则半个字都不谈。

这些迷思不但对匿名技术和它们的社区造成了严重的影响,也对互联网隐私和安全本身造成了冲击。要破除这样的迷思,有必要对这些说法的来源进行简单的考证,以便以史为鉴,认清事实,过于夸大的阴谋论也就不攻自破了。最后,我们还需要认识到“暗网”一词的误导性和危害性,并建议大家停止使用“暗网”一词,使用其他的词语替代,例如“匿名网络”。

由于写作时间仓促,文章不但很长而且疏于整理,希望读者谅解。

Continue reading

怀念被遗忘的 cyberpunk

他们曾在 10 年前破解了 GFW

CC0 1.0 Universal, 公有领域
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,本文作者放弃本文的一切著作权和邻接权。

本文首发于 http://alice.i2p.xyz/?p=35 与 http://tcjr7vik4rpcqmfe.onion/?p=35,
可以安装 i2p 或 Tor 访问。
欢迎转载,如果附上作者与原文链接就更好了。

前言

本博客自开张后,没有发过文章不说,甚至连评论系统故障都没有发现。我一直以为这个博客没有读者,结果今日登录博客才发现,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待审核评论。感谢大家的支持,并在这里向各位读者道歉。

本文对 2009 年的一段历史进行了简单的研究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博客开张

大家好,我是 Alice。

实际上,你有可能在互联网的某处见过我。然而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,Alice 就是 Alice。之所以开办这个博客,是因为最近有了重新开始撰写博客的想法。虽然我在 5 年前就已经开始编写技术文章,但发表的多为指南性的文章,更像是一个攻略网站,不仅如此,不少指南的时效性很强,一旦编写之后就不再更新维护,因此现在多数指南已经失效了,因而后来对编写指南失去了兴趣,博客也就万年不更新了,博客软件更新的速度比博客更新得都快很多。

现在重新开博,是打算尝试换换主题,编写一些社论性的文章。过去我常常刻意回避政治评论性的内容,深感自己对相关主题的无知,很难写出任何有意义的内容。然而,在这些年的互联网技术交流中,却发现虽然我们都相信共同的互联网精神,而且都清楚互联网存在的大量问题严重危害了互联网自由,但一些人对于某些问题的看待方式还是模糊不清的;不仅如此,为了解决互联网的这些问题,我们也讨论了各种技术的解决方案,但是很多人对不少技术的存在也不甚了解。这让我意识到,互联网的事情,我还是知道一些的。

因此,便有了重新建立一个新的独立个人网站的想法。其内容,是互联网自由的评论性内容,宣扬我所相信的互联网精神;其所在地是匿名网络,匿名网络本身就象征着互联网自由,同时有效的避免了审查制度;其作者是新的匿名身份 Alice,我并没有有意隐藏身份的想法 —— 正如美国的《联邦人文集》,作者是谁大家都心里有数,匿名发表只是象征性,对本博客而言同样如此。[1]此外,本博客远远不只有博文,这还是我堆积、罗列大量关于特定技术和主题的资料的网络剪切簿,有点类似于 90 年代的个人主页,不但有空洞的评论,还提供关于互联网自由的技术细节。

我是一名黑客,而这是我的宣言。你可以阻止我这个个体,但你不能阻止我们。[2]我们必须声明,我们虚拟的自我并不受你们主权的干涉,虽然我们仍然允许你们统治我们的肉体。我们将跨越星球而传播,故无人能够禁锢我们的思想。我们将在网络中创造一种心灵的文明。但愿她将比你们的政府此前所创造的世界更加人道和公正。[3]

脚注

  1. 美国最高法院在 McIntyre v. Election Commission 一案中认为,匿名言论并不是有害的不诚实行为,而是人民宣扬思想与表达异议的优良传统
  2. 出自 McKenzie Wark 的《黑客宣言》
  3. 出自 John Barlow 的《赛博空间独立宣言》